栏目导航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科技前沿 > » 信息列表科技前沿

宿迁:能掉下“钱”的一片林子_社会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8-03 05:0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宿迁网讯(记者 李尚程)这片林子可以掉下来“钱”,拿着蛇皮袋过来“捡钱”就行了。初次听这话,我心里就两个字??扯吧,不好说是“鬼扯”,毕竟说这话的人也是一位72岁的老人了。冲着可以掉下来“钱”的林子,我也要去看看,当然,我本意不是去捡钱,好奇这是一片什么样的林子。

7月28日,在宿城区埠子镇蚕桑村,肖元龙和儿子肖琪刚正在一片高矮,粗细,大小不一的林子里忙着。

“老肖,这林子里也没见到有钱掉下来啊,是不是被你们捡过了?”我开门见山笑问老肖。

“还没掉下来,都还挂着呢”,老肖也笑着用手往树上一指。顺着老肖的手势,我才看到一棵棵树上都挂满了很多扁豆一样的东西。老肖说,这些都是皂角,这片林子就是皂角树林。我是初见皂角树和皂角树上的皂角豆。老肖所说的树上会掉下来“钱”,说的是深秋季节,落叶变成秋天主角的时候,皂角树上高悬的浓黑、坚硬的皂角便会随风飘摆掉落一地,捡起来就是钱。皂角每公斤20元左右,一直供不应求,就连采摘都不用自己动手。

见我盯着林中几棵又高又粗,显然是上了“年纪”的皂角树,老肖打开了话匣子。

早在1998年的时候,老肖听人说皂角树浑身上下都是宝,不仅根系发达、耐旱、节水等,根、叶、树皮、种子、枝刺等还是非常好的中药材,老肖就想栽植皂角树。为了减少成本,老肖就在自家的5亩多自留地上用皂角豆培育种苗。一年两年三年,皂角豆并没有给老肖面子,一棵嫩芽都没有像老肖期待的那样破土而出。老肖培植皂角树的梦碎在了自己的自留地里。

豆还是那个豆,苗却不见那个苗。老肖反复揣摩着豆不发芽成苗的事。待到第四年,老肖种下的皂角豆几乎“豆豆出苗”,为何?原来,聪明的老肖总结了经验,在将皂角豆埋到土里之前,对每一粒皂角豆的尾部进行打磨,帮助皂角豆扎根生芽。

皂角树培育的成功也给老肖的家庭带来很大的收获。仅2014年,老肖以每棵900元的价格一次性卖了120多棵皂角树给沭阳县的李先生。同期,又卖了不足两亩地、价值9万多元的皂角树苗木给周边的村民。吃到“一颗糖”的老肖想吃“一袋糖”,在2015年又承包了当时三棵树乡(现为三棵树街道)的40亩河滩地,进行皂角树苗的培育。培育的皂角树苗有两万多棵,每棵有两米多高,笔直挺立,就像一把伞。每棵直径都在5厘米到10厘米的样子,整齐划一,枝繁叶茂,郁郁葱葱,像一支守护河堤的生态队伍,成为一道难得一见的特殊风景。

“像我们家庭拥有的那片生长20多年,而且成片的皂角树,在全国都没有,这一点毫不夸张。”听着老肖武断但又充满自信的话,我反倒没有觉得他在吹牛皮。

在宿迁不能说没有皂角树,但像老肖这样拥有成片林且育苗40亩、两万多棵皂角树的真没有。但单棵比老肖的皂角树粗大、年代久远的皂角树还是有的。像宿迁经开区前大庵内、宿豫区仰化镇卜庄、新庄镇袁庄等地的皂角树,均列为宿迁的古树名木,树龄都在数百年至今不衰,仍然郁郁葱葱,浓阴覆地,备受人们喜爱。

在老肖的眼里,皂角树是生态型树种,它耐热、耐寒、抗污染,是城乡景观林、绿化树种,也是河滩、坡堤的重要树种,但没有被各地足够重视,很难在绿化方面见到原本是宿迁乡土树种之一的皂角树。除了绿化之外,老肖认为忽视皂角树的经济价值,也让人感到遗憾。老肖粗略地算了一下,一棵成年的皂角树(10年以上),在光照、土壤、肥料等保障较好的情况下,每棵皂角树结皂角在150公斤至250公斤,现在每公斤皂角价格接近20元,仍供不应求。比起其他树种,皂角树林才更像是真正的经济林。

谈到拥有的成片皂角树林和两万多棵的皂角树苗木,个子不高、略显驼背的老肖似乎身形突然间高大起来。老肖的想法或者往大说是梦想,竟然是想依靠皂角树建设一个生态经济植物园。老肖甚至连植物园的名字都想好了,叫“宿迁皂角树生态经济植物园”。

我不知道老肖的愿望是否能够早日达成,但一个以皂角树为主角的生态经济植物园的样子,好像一直幻化在我的脑海中。春天来时,皂角树嫩芽初露,向人们发出绿色的问候,芽头也成为一道味美的菜。立夏时分,皂角树盛开着米黄色的五瓣小花,密密匝匝,香气四溢,蜜蜂嘤嘤嗡嗡地来“打卡”。有谁不经意间走过皂角林,落香肩头的皂角花也会一路馨香陪伴。花期过后,树下撒落一层厚厚的花瓣,怀念夏花绚烂的流年。夏天,嫩黄的皂角缀满枝条,给秋天传递着丰收的喜悦。深秋,飘落的秋叶无声地向人们诠释落叶归根的典故,成熟的皂角在树上以放歌的姿态在风中叮咚作响。冬天裹着棉衣来时,皂角树突然变得寂静起来,有时和白雪一起保持着默然沉静。

人终归是自然的一部分,一个人的生命要比一棵树的生命短得多,一棵树留给人的记忆也会很久远。人,无法延伸生命的长度,却能增加生命的厚度,就像老肖的那片皂角树林,用季节换来一道道的年轮,也赢得自然的馈赠。

一个人或一群人能够深爱一棵树或一片林,与我而言就是伟大。

Power by DedeCms